Work Highlights
Work Highlights
  • 文 |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一、案情簡介(文中使用化名)2008年5月13日,被告上海某某工程有限公司注冊成立,類型為自然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李某某(本案第三人,中國國籍),股東為李某某,注冊資本為50萬元。2008年6月3日,原告Mack (德國籍)與李某某就設立被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約定公司注冊資本為50萬元,全部以李某某名義一次性足額繳納,李某某實際不出資;原告的上述出資掛在第三人名下,在公司章程、股東名冊、工商登記等全部公司對內、外的資料中均顯示第三人為公司股東;公司的實際經營、管理等決策權由原告享有,第三人不參與公司的經營與管理等;第三人在獲得其工資收入的前提下,不參與公司利潤分配。雙方同時對該份《合作協議》辦理了律師見證手續。2019年9月,原告因不能直接進行股東變更登記,于是向法院起訴,要求確認其為被告公司的實際投資人,并要求被告與第三人配合進行股權登記。二、辦理過程筆者接手該案件的時候,案件已經法院立案受理,且前期與經辦法官的溝通并不順暢,法官認為要駁回起訴。當時經辦法官認為,被告公司為自然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若確認原告為被告的唯一股東,則將改變被告的公司屬性,而內資公司與外資公司的性質變更,超出了法院處理范圍,也可能涉嫌違反國家有關公司注冊的政策。筆者接受委托后,經與經辦法官多次溝通,按照如下思路提供了代理意見:問題一:當初隱名投資(股權代持),是否存在規避法律而導致行為無效的情況?1、我國《公司法》及司法解釋對代持股的行為,持肯定態度。其中,《公司法司法解釋(三)》二十一條、二十二條對股東資格確認訴訟作了規定。2、本案外商投資行為本身有效,不存在無效的情形。參照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四條關于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之間訂立的合同是否有效的認定,僅規定“如無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合同有效?!薄逗贤ā返谖迨?..
    2020 - 10 - 13
  • 文 | 衛源仁  上海普世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案情摘要2014年9月至2018年6月某商集團公司先后以某商網絡公司、某果金融公司設立線上融資平臺“某理財”、“某財貓”,以某禹金融公司作為資產端對外放貸,將某禹金融公司放貸形成的債權設計成“日日盈”、“ 周周盈”等多款理財產品,在“某理財”、“某財貓”平臺發布,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其間,某商公司通過虛增債權、重復使用同一債權的方式在“某理財”、“某財貓”平臺發布虛假理財產品,向公眾募集資金。2016年被告人徐某至某商公司工作。2017年初始被告人徐某在某禹金融公司管理人員吳某某的安排指示下,修改借款金額,虛增債權,將虛增的債權提供給“某理財”、“某財貓”融資平臺用于非法集資。2019年7月我所衛源仁律師、黃佳翟律師接受委托。(見下圖)2019年12月2日檢察機關以徐某犯集資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見下圖)庭審現場辯護人當庭作罪輕辯護,建議法庭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徐某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見下圖)2020年6月29日法院采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認定徐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見下圖)案件評析本案涉及到的某商集團公司被法院認定為集資詐騙罪。因此,通過徐某的行為,能否推定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成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檢察機關認為,徐某“幫助修改借款金額,虛增債權,并將虛增的債權提供給融資平臺用于非法集資”等欺騙行為足以認定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辯護人對此不予認可,并認為,對徐某的行為應當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屬于從犯,可以依法適用緩刑。主要理由如下:01  共犯對于犯罪結果的認識應當在其能夠預見的范圍之內。本案中,徐某的幫助行為當然被評價為共犯,共犯的主觀故意不同于正犯,不需要全面了解具體實施的內容,只要知道他人可能犯罪仍積極予以幫助的,仍...
    2020 - 08 - 07
  • 文 | 徐巧月,上海普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注 | 本文基于筆者代理的一起女性依法分得同居男友部分遺產的案例撰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情節略有改動。案情簡介陳梅(女)和羅奚(男)都是離異單身,2012年開始談戀愛,但一直沒有領取結婚證。羅奚因患慢性疾癥,身體一直不好,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多次住院治療,幾次住院病案資料有陳梅為羅奚 “妻子”的記載。2017年4月,羅奚因病在醫院去世,羅奚生前無子女,母親十幾年前已去世,父親健在但長年在敬老院,需要看護護理。羅奚去世后,陳梅將保管在自己處的羅奚的9張銀行卡移交給羅奚家屬(羅奚姐姐羅芳,哥哥羅崗),交接單據載明了銀行卡卡號及余額。2017年7月,羅奚父親羅六起訴到閔行區法院,要求陳梅歸還羅奚生前被取走的銀行存款20余萬元,陳梅于2017年9月收到訴狀副本。陳梅自述與羅奚為同居戀人關系,生前一直照顧羅奚,在羅奚最后一次住院期間,羅奚交代自己保管好家里財物,并要求其取走20萬元,余下財物死后交給哥哥羅崗。于是陳梅持羅奚的銀行卡,向自己的銀行卡轉賬20萬元。另有2萬余元取現后用于羅奚生前花銷及死后喪葬等費用。案件審理中,法院對原告羅六進行了民事行為能力鑒定,經鑒定認定其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后經合法指定羅芳為法定代理人。筆者作為陳梅的代理人,走訪了羅奚生前的工作單位,向其同事及處理后事的人員了解羅奚生前與陳梅的關系。同時,向法院申請調查令,調取了羅奚生前多次住院病案記錄。經庭審質證和問詢,閔行法院最后認定陳梅與羅奚生前關系密切,以繼承人之外對被繼承人照顧頗多為由,判決陳梅可分得羅奚部分遺產。主要做法在這個案件中,筆者作為被告陳梅的代理人,對于收集能夠證明其與羅奚生前的“同居關系”、“照顧頗多“的證據,深感難度系數略高?;诋斒氯说男湃魏团浜?,我主要做了以下事項來維護她的合法權益:一、申請對原告羅六進行民事行為能力鑒定...
    2020 - 03 - 08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永和娱乐客服怎么联系,湖南永和娱乐